正在加载图片...

首页 > 名家工艺 > 正文

琢玉半生缘
2014-04-17 09:07:53   来源:扬子晚报   评论:0 点击:

清晨的苏州光福老街,石板街面经过岁月的打磨,如同一面古镜幽幽泛光。一位老者牵着一只狗,闲适地向老街深处走去,如同走进历史——在国内玉雕行里,如此般闲情逸致的精致生活,非大家不可为者,唯有孙林泉一人。

孙林泉大师在创作

孙林泉大师在创作

指日高升

指日高升

硕果累累

硕果累累

 河磨玉《醉月》

河磨玉《醉月》

碧玉《觚》

碧玉《觚》

枯木逢春

枯木逢春

  清晨的苏州光福老街,石板街面经过岁月的打磨,如同一面古镜幽幽泛光。一位老者牵着一只狗,闲适地向老街深处走去,如同走进历史——在国内玉雕行里,如此般闲情逸致的精致生活,非大家不可为者,唯有孙林泉一人。

  孙林泉,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苏州市首届民间工艺家,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理事,苏州市工艺美术学会常务理事,苏州市吴中区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2004年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宝玉石职业检验资格。

  1973年创办苏州市光福东风玉雕工艺厂,1982年创办光福旅游工艺品厂任厂长,1992年与台湾佳壬公司合资办“苏州佳福工艺品有限公司”任董事长。从事玉石雕刻四十余年,多件作品被中国工艺美术优秀作品评审委员会评审为“有收藏价值的工艺品”,并被香港、台湾、广州、天津等有关单位及收藏家们收藏。近年来,在中国国家级、省级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上获得金、银大奖各有十项之多,特别在2009年玉雕作品《吉祥三宝·碗美和谐》获得中国民间工艺最高奖——山花奖。玉雕作品《丹凤朝阳》、《莲鹤方壶》分别在2010年、2013年获江苏省民间工艺最高奖——迎春花奖。2013年获苏州市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孙林泉,国家级高级工艺美术师,而他自称“琢玉者”——年过古稀的他,几乎一辈子都在光福工艺街的“明清古玉研究所”里,追逐着属于他的那个“林泉高致”的精神家园,而在这个精神家园里演绎着一个玉雕名家的传奇人生。

  1961年,血气方刚的孙林泉步入玉雕这个行业,如今算起来,他已经与玉石相守了50多年的时间。“当时光福迂里村有两个农民到城里打工,在苏州玉雕厂做杂务,渐渐地乡邻们发现玉雕其实是个不错的行当,于是当地人开始玩弄起玉石和玉雕……直到1970年,迂里工艺厂成立,专做玉雕。”

  两年后,孙林泉创办了东风工艺厂,孙林泉当起了厂长——一个有着艺术范儿的人,办起了一个乡镇企业,是一段颇为有趣的经历。那是个人才匮乏的时代,厂子里除了他自己并没有从事玉雕的专业人士,都是当时镇里的农民,为了让厂子有发展,他特意从扬州、上海,苏州等地请来退休的玉雕工人,指导当地的农民琢玉。

  孙林泉回忆说,“这一路,像是在荒漠之上种上花草,从一个人的无到有,延续到一群人的无到有”,孙林泉不经意间成了光福镇开拓玉雕事业的领军人。

  2009年,孙林泉与夫人周平携手设计并完成的作品《吉祥三宝·碗美和谐》,一举获得了第九届中国民间工艺最高奖“山花奖”——那届山花奖仅此一个以玉为题材的奖项。

  孙林泉声名大作,成为一代巨匠。而事实上,从事玉雕行业50余年来,玉石已经伴他走过了大半人生。玉雕之于孙林泉,早已不是生存的手段,甚至不是一门专业的技艺,而是与其生命深深交融在一起的血液。

  尽管业界公开认为《吉祥三宝》,是孙林泉琢玉人生的转折点,但他本人似乎并没有心情享受成名所带来的乐趣,甚至早在受人追捧之前,他已经开始了怀疑和追问。

  事实上,在2008年前,孙林泉就开始察觉这个圈子的异样,市场的价格像坐上了火箭,订玉电话不断,对于呼啸而至的名誉和金色光芒的数字,他依然保持着本能的警惕——“过热的市场对艺术可能带来的潜在损害”,孙林泉不止一次这样表达,“一想到玉雕作为一件艺术品,尚未开刀就被预订,整个心情全坏了,根本没法琢了……”

  对于艺术价值的本能坚守,使孙林泉豁达而轻松。他花了更多的时间和年轻人在一起,花了更多的时间享受生活……大师家中,生活气息很浓厚。长木椅安静地摆放在店铺里,两只白色的狗卧在厨房前,放置于庭院中挂满衣物的衣架,树立在墙边的扫帚,大门边两盆盛开的铁树……把玩每一件作品,都是一种柔情蜜意的表露:满室的玉石似乎都是家中的成员,和主人一起共同呼吸着相同的空气,分享着生活中的一点一滴。不论是那些获得奖项的成名玉雕之作,还是陈放在地上还未开工雕琢的玉石原坯,孙林泉都倍加珍惜。

  玉不琢,不成器——琢玉是心境的折射。“千里始足下,高山地微尘,我道亦如此,行之贵日新”。这是白居易的座右铭,如今成为七十四岁玉雕名家孙林泉的坐标,“作为艺术家,最大、最重要的工作是足够的新鲜感”。

  一个琢玉人,如果一直在寻找某种陌生感,那么对璞玉就会有发现,有惊喜,而不是订单商业的模式流水线式的重复。作为一名长者,孙林泉看不惯当下一部分艺人的做法,“一味的沽名钓誉吹嘘自己,像机器一样掘金般的工作,不断复制自己。对一个艺术家而言,一味地重复自己就是在挥霍艺术生命”。

  为此,孙林泉拒绝复制《吉祥三宝》巨大商机,在忙碌如陀螺旋转的时刻,抽身而退。自《吉祥三宝》之后,2009年的《刘海戏金蟾》获子冈杯银奖,2010年的《丹凤朝阳》获江苏省文联最高奖,2011年的《莲鹤方壶》受业界瞩目……不温不火一年几件作品,表达的是一种艺术家的操守。

  对于玉雕传统,孙林泉始终认为决非仅指上海工、苏州工、扬州工……传统不但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商周、春秋战国、汉唐……传统还可延伸到光福木雕、乡村灶头、园林窗扉、村姑织绣——“谈传统,大家都要谦虚点”,成了孙林泉的口头禅。“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一环,博大精深的玉文化才是玉雕工艺和玉雕行业发展的内在动力”。

  古稀之年的孙林泉,正是以其琢玉半生缘的毕生功力,练就一代大师的大气和练达,铸就了作品的典藏之质。(路叶)

相关热词搜索:孙林泉 玉雕 吉祥三宝

上一篇:“好玉不雕”系无能玉工的托辞
下一篇:葛洪:当代玉雕后继无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