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盘变中鉴定良渚古玉的“鸡骨白”
2012-09-13 16:45:42   来源:互联网   评论:0 点击:

 所谓“鸡骨白”就是丧失了透析度,不存在缺乏科学依据的“地火沁”之说,也容易与俗称(钙)白化的混为一谈。“鸡骨白”可分为:局部与整体,露底与“开窗”等。还有着不同程度的区别,如:有浅表层的、又有中等度的、还有(整体)深重症度的。
  在史前新石器时期良渚文化的古玉器中,不论是现场科学考古发掘与非现场挖掘的流散物,凡是瑶山与反山地区出土的“鸡骨白”器物特别多。不由得要问个为什么?据笔者认为:这是由材质受沁后遇上某种特定的元素,两处大都采用当地特有的白玉为材质,在材质结构分子上还可分为相对硬性与相对软性,但受沁后出土器物的次生现象带有土黄与褐色,都叫作“南瓜黄”,这已被笔者撰文正名;其次是这两处的土质中都含碱、含氧化铁等的矿物元素所致;再次是这两者凑巧合而为一,因此极其容易形成“鸡骨白”,故所以成为这一地方性器物的特色。

  所谓“鸡骨白”就是丧失了透析度,不存在缺乏科学依据的“地火沁”之说,也容易与俗称(钙)白化的混为一谈。“鸡骨白”可分为:局部与整体,露底与“开窗”等。还有着不同程度的区别,如:有浅表层的、又有中等度的、还有(整体)深重症度的。对于前两种“鸡骨白”笔者是有把握复原其玉本质的,而后面一种目前尚处于等待结果的阶段。

  该地区“鸡骨白”器物中有许多漂亮的纹饰与形制,致使很多玩家对“鸡骨白”的盘摸,已经积累了很多丰富的经验。

  在通常情况下,对于浅表层与中等度“鸡骨白”的盘摸,可以分为前、后期。在前期中变化较快,首先要审视该“鸡骨白”出土时间的长短。刚出土的“鸡骨白”质地非常疏松甚至粉嫩之极,若无对出土材质的固化,其细工纹饰就极容易磨损,只有等待器物与空气氧化后使之逐步硬化。要促使它内在分子结构迅速地质变,在目前尚无良策可施。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平时,特别在暑天大伏季节里,只需利用自身手掌中的温湿度,只要尽可能不间断地捂着器物,这层“鸡骨白”就会自行褪尽,估计此属酸、碱性相抵消的中和反应。当“鸡骨白”的外层皮壳被去除时,其色质由白变为极淡的石绿色,再变为极淡的象牙白乃至象牙黄等色不一,若干天后通体自会呈现出真正的玉本质,而且以后还能逐步透光。此时的玉表蓬头垢脸应该是具有毛糙度,因为“鸡骨白”也是一种表层的腐蚀现象,器物被腐蚀的重、轻度,则由“鸡骨白”的程度与玉本质的硬、密度而定。捂掉被“鸡骨白”笼罩外层的快慢,就薄片与扁厚状器物而言,快则三天慢则五天甚至于更多天,主要是取决于该“鸡骨白”器物的厚薄度与材质的硬、密度。当器物进入后期时,不但要观察玉质已有的变化,还要预料变化中的趋势,以便掌握变化中的规律性。这器物一旦属于完整性的质变,盘变方法应改为间隔式的,即主动盘变与需要搁置待变交替进行,器物从边沿转角处由表及里地开始质变,变化速度理当缓慢下来,势必要持续数年的时间。

  笔者不排除另有较好的急盘方法的存在。但据实验证实:使用冷热与干湿的方法,在及其适度的交替下,确实能使器物的透析度增生。出土的“鸡骨白”特别是具备相对硬性的材质,最好限于人体正常温湿度条件内予以促变,在微量酸性水分子的不断地渗入作用下,该器物的透析度才会逐步扩大与增生,此属器物的(活)态性反应。这是需要持之以恒的,最终效果可以达到“‘脱胎’换骨”的程度。

  需要总结的是:古玉盘变最基本的目的在于改变其玉质,主要使器物材质的透析度增生乃至“脱胎”。这就需要置于干湿交替与热胀冷缩的原理下,很可能玉质分子是以水分子作为介质地在运动,使玉质分子的结构状不断地发生裂变所致。因为笔者经实验使用某方法时,已经观察到:质变都是从边沿转角处开始逐步扩大到表面,由玉表面乃至深入玉肌理内,此属器物透析度不断地增生与材质分子结构状发生裂变的现象,每次都是以很缓慢的速度共同地进展着,直至器物的终极目标到来——全“脱胎”。

  至于良渚古玉以外包括其它的材质,也可参照上述方法进行盘摸,但其效果从理论上讲应该是有所出入的。

  任何器物出土后仍会自然地朝正、反向相关性质变进行着。不予盘变的生坑器物有的也会极其缓慢地发生反向相关性质变,而盘变中的器物都属于正向相关性质变,这是指玉质慢慢地恢复朝好的方向发展着。笔者已经实践并鉴证上述经验之谈,为此还可以提供实物给予佐证,这在文博专业中是无法总结的,但学院派们应该给予必要的重视。可以说:能够“盘变”良渚古玉的“鸡骨白”及其它类生坑器物,只有我传统派的行家里手们才会乐意把玩,也是为了收藏与研究实践其盘变中最高境界的需求。
最后,笔者还得从鉴定器物的层面上补语:“可供盘变其大变化的古玉必真无疑”!

相关热词搜索:古玉 鸡骨白 鉴别

上一篇:玉雕的鉴赏及其他(三)
下一篇:翡翠与料器的鉴别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