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华夏源远流长玉文明(二)
2012-09-05 10:25:49   来源:互联网   评论:0 点击:

  四.长江下游和蜀地遗址古文明

  巢湖凌湖滩遗址 据李晓东等人(《中国宝石》总第32期2000年1期.102~103页)“巢湖凌湖滩玉文化”一文,1985年6月在安徽省巢湖和长江相连的裕溪河岸,含山县铜闸镇凌湖滩村发现一座古墓,出土石器25件,玉器26件。省文物考古部门于1987年6月至1998年11月进行三次发掘,在半径2千米范围分布6处遗址和一处大型墓地,距今约5 300年前。发现:祭坛一座,红烧土一处,墓葬44座,出土文物千余件,玉器600件,玉表皮淡黄绿色,有玉锛、玉钺,浅绿带黑斑的玛瑙斧、铲等,有图腾环形带孔的玉龙,头带冠的坐式玉人、神秘的玉鹰,以及杯、镯、管、占卜用玉等,构思奇巧。

  良渚遗址 据李新伟(《中国宝石》总第38期2001年3期91~93页)《琮璧通天一神秘的良渚文化玉器》一文,浙江省余杭县良渚镇周围地区,清代因出土玉器而闻名,20世纪30年代曾有乡民掘得几担玉器,引起有识之士重视。1936年西湖博物馆职员施昕更在他家乡良渚考古发掘,以良渚命名,精美玉器视为秦汉之物。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考古专家确认距今4000~5300年。1986年在余杭县反山和瑶山发现了人工堆筑的祭祀与社会上层墓葬合一的大型祭坛,出土了数以百计的精美玉器,表明在距今5000年前良渚社会已率先于中原进入了高级发展阶段。良渚玉器有:琮、璧、钺、冠状饰、钗形器、镯、环、锥形器、璜、牌、带钩、柱状器及鸟、龟、蝉、鱼、蛙等。琮和璧是通天的法器,掌握琮璧是具有通天权力和能力的标志。反山琮玉,重达6.5千克,四面两射之间阴线刻画送带羽冠的神巫骑坐巨目神兽升天,射部兽面两旁有简化的玉鸟,顶部刻有鸟立高台的形象,表现苍天高远和神巫的通天中的重要性。玉璧象征天,中心圆孔代表天极,侧面有四个缺口刻画鸟纹和鱼纹。学者认为这与当时天文历法有关,表现四季划分。玉钺公认是象征军事指挥权,与琮璧同墓出土,钺高17.9厘米,刃宽16.8厘米,厚0.8厘米,钺身刻有同样的神巫骑兽升天形象,柄可能是木质,柄身用玉装饰,握于死者手中,表明是“良渚”的最高首领,冠饰为羽冠。锥形器,猜测是针炙的玉砭,历来巫医一体。其他玉器,是“玉礼制”,玉器已从人类的图腾崇拜,步人了更高级社会。

  巢湖放王岗遗址 据李晓东等人(《中国宝石》总第33期2000年2期166~167页)“巢湖放王岗汉墓出土罕见玉器”文中,遗址位于巢湖市东郊亚父乡的旗山与鼓山,西迎巢湖。据传为商汤放桀处,商周时期为巢伯国,1996年6月基建时发现距今2 000年前一座古墓,抢救发掘,出土文物700多件。其中玉器20件,玉龙首尾相接,头有角张口露齿带足爪环状,细腻滋润,直径4.7厘米,厚0.5厘米。双虎鸡心外方内圆玉佩,长4.2厘米,宽3.9厘米,厚0.4厘米。凤纹玉璧,直径14.5厘米,孔径2.1厘米,厚0.5厘米,古朴典雅。吕柯之印,高1.4厘米,边长1.7厘米,为墓主人印。此外有玉蝉(死者口中)、玉虎、玉带钩带。与凌湖滩遗址玉件相比,玉质甚佳,属和田玉类,有老红玛瑙(可能烧过),雕工细腻。

  天长遗址 据朱红(《中国宝石》1995年1期89~91页)“天长汉墓出土玉器简述”文中,安徽省天长市东北郊三角圩水利工地,近年清理古墓24座,距今2 000年前,文物大部分出自官任“广陵宦谒”名“恒平”的双人合葬中。头有角环形玉龙,玉色浅淡,直径5厘米,厚0.4厘米。有角和足的云形双龙,长14厘米,宽4.3厘米,厚0.7厘米。剑铁质,有玉饰4块,长92厘米,宽3.2厘米。双龙连体白玉璜,长9.6厘米,宽2厘米,厚0.3厘米。青玉璧直径23厘米,厚0.5厘米,玉色深绿。此外,玉佩、牙璧、玉带钩等。玉质属和田玉类。

  三星堆遗址 据李雪梅(《中国国家地理》2001年4期22~47页)“长江文明的神曲——三星堆”文中,遗址位于成都市东北36千米和田的广汉县三星乡南兴镇回龙村。古蜀国都城,南城墙至北面江边2~3千米和田,东西宽2~3千米和田,面积近10平方千米和田。1929年春天,位居月亮湾的燕家,父燕道成和儿子燕青保在宅旁车水挖沟,无意间掘出一坑精美玉器,待夜深时清理出玉璋、玉琮、玉瑗、玉环、玉戈、玉璧等400多件。没过两年,“广汉玉器”声名鹊起。自此,1934年、1963年、1980年、1986年多次发掘,还要发掘下去。商王武丁时期甲骨文卜辞中多次提到“蜀”。那时蜀拥有强大力量和辽阔地域,周武王伐纣,蜀在八个盟军中名列第二,与中原相通是靠顺流而下绕道。史纪《蜀王本纪》载:蚕从,柏灌,鱼凫此三代名数百岁。出土重要文物:有黄金面罩、金手杖、青铜人头像、玉璋、玉戈、象牙长l米有60~70根(属地产),真人大的青铜立人像(过去仅埃及、希腊有)等。四川省文物所副所长赵殿增讲,三星堆遗址年代为距今4800~3000年前。北京大学考古系副主任孙华讲,自三星堆古城兴起后,成都平原上多座宝墩村文化古城便销声匿迹。反映四川盆地从古城众多的酋邦时代,转向单一都城国家时代,这一早期国家,除拥有相当发达的青铜冶铸工艺和玉石加工外,还崇尚太阳。认为天上有10个太阳,栖于东方扶桑和西方的若木之上。金手杖,系王杖兼神杖,借以沟通天地人的神器,不同于中原九鼎。

  金沙遗址 据李雪梅(《中国国家地理》2001年6期10~21页)“又是一个‘三星堆’金沙遗址”文中,遗址位于成都市西郊苏坡乡金沙村蜀风花园大道工地。2001年2月8日开挖下水管道,民工发现有大段象牙和玉器,遭哄抢的文物现已被追回近百件,目前出土大批象牙和獠牙,青铜人物铸件、人面与蛙形金泊及玉器。探坑仅深1米多,时代为距今2300~3000年。琥珀色玉琮为四层玉楞,深绿色玉琮为10层玉楞,高22厘米被视为迄今最高等级的玉琮。表面通体有双目兽面纹,造型风格与良渚文化完全一样,这样高等级良渚器物如何到了蜀地?会不会是那次与周武王会盟伐纣的战争后,绕道“顺手牵羊”,精美神器人蜀,导致良渚文明的衰败!此外,还有玉璋,雕刻细腻,纹饰丰富,兽面纹玉圭,三孔玉器、玉牌、石璧等。

  五、华夏古天象仪和玉的升华

  古天象仪 据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李政道(《科学》2000年第52卷3期3—8页),在1999年中国科学院50周年纪念之际讲的“物理学的挑战”文中,将商代的玉琮(16节)、玉璧、璇玑组合而复现的华夏古代“玉璇仪”,以玉璧直径20.4厘米,玉琮外方内圆中空,其长度为48.9厘米。假定竹管长15尺,竹管孔径为2毫米,大圆盘璇玑直径为8尺,可估计出正极的角度能定准到0.012度,准确度也至少可到1%左右,后来就演变成现在看到的琮和璧。使用这个天文仪器需要正极有一颗星,还要在三个最好位置成等角三角形的亮星。北极星周围也有三颗亮星,正极本身有一个轨道,每2.5万年走一圈,商代时正极位置没有星。更早是公元前2700年,紫微星座刚好有一颗星,右枢在正极位置,比现在北极星离正极更近一点,周围刚好有三颗星,对着凹槽,它们是紫微星座在少宰和上辅与北极星座的摇光。如果这个假定是正确的,在公元前2700年定出中国文化的起始年代。中国的天文在470~1年前已经相当发达,对星座的定位已准确到1%度,可以确定农时,中国古文化跟天文有密切关系,中国文化一直延续至今是以科技为基础,很值得骄傲的。

  人类的认知、祈求和祭祀 人类在距今100万年左右,随着种植业和养殖业的出现,对一年四季或旱、雨天象观测的需求越来越高,亚非欧五大古文明发祥地都有天文和历法,如亚裔中美洲玛雅人的天文观测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据张茵(《中国国家地理》2001年7期74~86页)“丛林中的神话玛雅”一文中,其历法由三种组成:(1)卓尔历,由20个神明图案和1至13个数字组合循环共为260种图标,构成一年260天。(2)太阳历,观测一年为365.242 129天,一年18个月,每月20天。同现代历法一年为365.242198相比,误差小于百万分之一。(3)长纪年为52年.玛雅人对“O”的使用,比五大古文明最早使用“O”的印度人还要早,比欧洲人要早800年。从欧洲殖民者到达美洲追溯玛雅纪年起点为公元前3114年8月13日。自然资源丰富,自兴至衰,循环,文化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一旦遭受外族人侵,文明便被摧毁。据仅存抄本,破释了玛雅秘码。随着工具的改进,生产规模的扩展,人群与家庭发展为氏族,到部落,使用了火。在冰河期冬夜驱寒和免受猛兽伤害,人群有了分工,经验积累,认知了丰收喜悦,经历水灾、火灾、兽虫灾,面对生存领地的战争或不可知命运的迁息,必要的生殖及不可避免的死亡。崇拜天地、祖先、神鬼,有了祈求和祭祀,有祈雨、祈年等,大祭杀性,有六畜、俘虏、奴隶、长官,如天上九个太阳和后羿射日与嫦娥奔月传说。商初大旱七年,成汤堆柴自焚祭,火将点得雨未死。玛雅人有心祭、安第斯山婴祭,中华君主祭泰山,佛教黄教朝拜喜马拉雅诸峰圣山、高原圣湖,祭黄河、雅鲁藏布江及恒河等。

  玉图腾 崇拜演化为图腾,以玉表现:(1)天,在北方红山文化有太阳神、玉鸟,大鹏展翅九万里,又演变为天坛。(2)大地,传说中为鲲,一条大鱼,又演变为地坛。(3)祖先神,辽河和黄河中下游以“c”形玉龙最为普遍,还见有猪龙、虎、熊等。长江下游的良渚文化,琮、璧、钺在同一墓中表明宗教与世俗权力的集中,出土的玉鸟数量最多,还有玉制鱼、龟、蛙、蝉等。古蜀国三星堆有金杖,不同于夏禹制青铜九鼎,商汤伐夏舛取九鼎作镇国之器,此后转向取古于阗国产坚韧不朽之美玉作为镇国神器,视为避邪、赐福、举平安理念,和阗玉文化传了3 300余年。

  玉之德 据《周礼》中记载:“君王以玉召见公侯大臣,公侯以玉事君王。”玉作为权力的象征。《札记》中记载:“天子佩白玉,而玄组绶;公侯佩山玄玉,而朱组绶;大夫佩水苍玉,而纯组绶。”玉扩展为社会等级及财富的体现,进而把玉的物理性质附于道德。《礼记·聘义》中记载了孔子的玉有十一德之说,简言之,即仁、知(智)、义、礼、乐、忠、信、天、地、德、道。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一书中,提出玉有五德:简言之,即仁、义、智、勇、洁。逐渐演化成:仁、义、礼、智、信等,君子应具备的五种高尚品德。

相关热词搜索: 文化

上一篇:华夏源远流长玉文明(一)
下一篇:新疆玉文化浅说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