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首页 > 海外珍品 >

追寻美国珍藏的中国玉器珍品
2013-08-26 10:42:40   来源:《东方收藏》杂志   评论:0

上一张
收藏  分享到:
查看原图

与殷志强先生(左)留影

  与殷志强相识,纯属偶然。一次在南京大学出版社谈书时,学术图书中心主任杨金荣编审与我谈起一个人,他就是殷志强。杨编审并送我一套3册近期由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玉文化丛书:《说玉道器——玉器研究新视野》、《鉴玉甄宝——中国历代玉器鉴定通则》、《旅美华玉——美国藏中国玉器珍品》。品读之下,感觉增长了不少知识。笔者对殷志强在美国遍寻散藏于美国各大博物馆、美术馆的中国玉器珍品这件事十分感兴趣。在杨金荣编审的热心联系下,笔者专访了殷志强。

  殷志强在2008年岁末获得了一次赴美学习培训的机会,时间将近一个月。在这近一个月的学习培训的业余时间里,他不辞辛苦跑遍了全美几个大的且十分有名的博物馆、美术馆,寻访到近万件中国玉器珍品,并拍摄了2000多幅十分珍贵的玉器珍品照片,还搜集获赠到不少相关的图书和资料。虽然探寻的过程很累,别人以前也没有像他那样专门针对中国玉器珍品作过专程的探访,但殷志强觉得很值,因为他圆了自己一个几十年的探寻之梦。接着,殷志强为笔者讲述了多个关于美国藏中国玉文化的故事。限于篇幅,笔者这里仅笔录了几则故事以飨读者。

  “斯坦福”玉的故事

  所谓“斯坦福”玉,即收藏在斯坦福大学博物馆里的斯坦福家族所收藏的中国古代玉器。斯坦福大学博物馆的收藏十分广泛,欧、亚、美洲艺术品都有,这些藏品除斯坦福家族所捐赠的藏品外,当然还有社会各类的捐献。这个馆里中国藏品比重较大,除明清书画、陶瓷器、青铜器、家具、西藏文物外,当然还有玉器。

  殷志强告诉笔者,斯坦福大学博物馆虽然展出的玉器不多,但却很有特色。主要是早期中国玉器、清代玉器、痕都斯坦玉,以及鼻烟壶四个部分。这里的中国玉器有独立的展柜,共展出了20件玉器。其中有龙山时期的玉钺,商代的玉鱼、玉蝉,东周时期的玉带钩、饰纹玉牌、玉环,汉代的玉璧等。

  接着,殷志强介绍了这里所藏的玉洗。玉洗既是高档文房用具,也是清代饰件。这里展出三件玉洗,功能相同,大小、形态、装饰却各有特点。一件器型较矮的玉洗,为浅钵状,整个钵状玉体内外都雕有花草纹,就像一盆栽花的玉盆,十分漂亮。另一件器型稍高的玉洗,形如深钵状,口沿雕成如意灵芝状,而双耳则琢成花形的衔环,整件玉洗的外壁被雕刻成浅浮雕的花卉,比较少见。另一件玉洗则为宽钵状,口沿内收,洗的两侧圆雕作双兽衔杯,洗的外壁则雕成暗八仙纹饰,可谓锦上添花。

  寻访“斯坦福”玉,殷志强却还有其他发现。这个发现就是斯坦福大学居然为美国硅谷培养了大批精英,而这批科技精英所奉献给世界的科技成果中,除了先进的科技含量,还不乏具有很大的观赏性以及艺术性。当然,这些应当与他们在大学求学时的艺术熏陶是密不可分的。有人说,哈佛大学与耶鲁大学代表着美国传统的人文精神,斯坦福大学则是21世纪科技精神的象征,而科技精神是由国际性的文化艺术精神支撑的,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有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

  “赛克勒”玉的故事

  与“斯坦福”玉一样,华盛顿特区的赛克勒美术馆所收藏的中国古玉自然也被称为“赛克勒”玉了。赛克勒是一位传奇性的人物,他出生、成长于美国纽约。这位赛克勒先生还是位双学位的博学之士,既为文学学士,亦是医学学士。此人酷爱艺术,喜欢收藏,不但是一位杰出的医生、医学医药研究专家,还是一位著名的慈善家、艺术鉴赏家、文物收藏家。

  除此以外,赛氏还在医学科研、慈善机构、国际组织里担任过重要的领导职务。他自从1950年看上一只造型高洁但却十分优美的中国明代红木小桌子开始,一下激发了他对中国文化艺术以及藏品的兴趣,以致最终成为国际著名的中国艺术品收藏家。赛克勒美术馆等多座美术馆、文物展示馆,均为赛克勒赞助建成。

  殷志强说,赛克勒对中国人民十分友好,上世纪30年代,他就曾募捐支持白求恩大夫在中国救治抗日将士。上世纪70年代,他曾受中国政府的热情邀请,为中国的公共卫生事业提供过决策咨询。1976年,赛氏访问中国时,即决定与北京大学合作兴建一所用于教学的博物馆。1986年赛克勒夫妇亲自来北京大学为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奠基。可惜赛氏于1987年5月不幸在美国纽约病逝,未能看到这所大学博物馆于1993年5月建成并开放。但赛克勒热爱中国,热心赞助中国的文教事业的精神,却为中美友好情谊添了新的佳话。

  赛克勒美术馆绝大多数藏品为赛克勒于1987年捐赠。在这里展出的中国艺术展品分为《远古中国艺术》、《六朝和唐代中国艺术》两个大的专题展示,还有部分元明清时期的各类文物陈列在展厅之间的通道上。

  赛克勒美术馆的中国玉器种类比较多,有璧、琮、璋、璜、圭等玉礼器,有戈、钺、刀等玉兵器,有猛琥、苍珑、凤鸟、飞鹿、神人等象生玉,还有玉剑具、玉杯、玉带钩、玉镯、玉洗等实用玉器。

  殷志强为笔者特地介绍了其中的玉三叉形器。这种三叉型器国内有人说是后仿品,殷志强则根据自己数十年的研究肯定地说,这件玉器当为良渚文化玉器,后仿者难于仅仅根据照片就能仿制出来。再则,赛克勒当年在收藏这些三叉形玉器时,浙江考古尚未出现类似的玉器。仔细观察,这件玉器通体系统纯手工琢磨,不见一点机械打磨的痕迹。再一个就是历史上的良渚文化三叉形玉器几乎不见著录,何来仿作依据?殷志强说,通过自己观察在这里展示的实物,可见玉器正面阴刻着神人兽面神徽,神人头戴羽冠,胸佩兽面神徽,坐拥高台,云气绕缠。而且这件玉器的三叉上阴刻有飘动的羽纹,因为刻纹较浅,不仔细观察则不易被发现。这件白玉质地的玉器已成通体褐色,布满沁斑,可见受沁较重。果然,其后殷志强从相关资料中查证出,这件三叉形玉器可能是在上世纪的二三十年代由浙江余杭良渚出土,然后辗转流传至海外而被赛氏收藏。

  看来,要想判断一件藏品的真伪一定要到现场观察实物,才能有充分的发言权。殷志强在美访玉的深切体会笔者表示钦佩和赞赏。

  “旧金山”玉的故事

  所谓“旧金山”玉,自然也是指收藏在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里的玉了。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现任馆长是个中国人,他就是中国上海博物馆赴美深造的华人许杰。亚洲艺术博物馆里的藏品绝大多数为中国的艺术品,其比例约占60%左右。单是中国玉器就有1200多件。有意思的是,亚洲艺术博物馆所陈列中国艺术品的名称均使用中文标明,这一点在国外的博物馆确实罕见。虽然殷志强能看懂英文说明,能用英语与西方人士交流,但在美国博物馆能看到用中文标明中国的文物,自然感到十分亲切。殷先生告诉笔者,这座博物馆里的中国藏品也和一个人有关,这个人叫布伦戴奇。

  说起布伦戴奇,这也是一个传奇性的人物。这位先生生前酷爱体育和艺术,一生效力于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和古代艺术品的收藏保护。他不仅是美国体育活动家,田径、篮球运动健将,还是一个出色的商人、建筑家、收藏家,并且曾经担任过美国奥委会主席、国际奥委会[微博]第五任主席。当他1971年决定在离任后移居德国安度晚年时,慷慨地将他所有的收藏品毫无保留地全部捐献给了生养自己的国家,并选中旧金山作为受赠的地点。

  在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殷志强自然重点参观考察了这里的玉器陈列。由于殷志强在南京博物馆担任过13年的陈列部副、正主任,所以对这里的玉器陈列特点颇感兴趣。归纳以后其特点有五:一是玉器数量多,展览面积小,展示方位科学,给这里的玉器增加了不少通灵感及艺术感染力。二是玉器年代跨度大,延续时间长。三是玉器种类多,用途广泛。殷志强特地介绍,这里的玉既有良渚文化玉璧、玉琮、三叉形器、红山文化玉箍形器,又有大量先秦时期的璧、璜、璋、环、珑、凤、神人神兽、玉具剑等礼仪玉、丧葬玉,更多的是15世纪以来的玉杯、玉瓶、玉洗、玉炉、玉壶、玉盘、玉鼓、玉砚、玉玺、玉笔、玉山子、玉插屏、玉人、动物玉雕等陈设玉、文玩玉,可谓应有尽有。四是玉器材料多种多样,五彩缤纷。五是玉器产地较为广泛,展览中还标明玉器来源、文化性质、所属时代、生产地情况。可谓一处玉器陈列展览,就是一部中国玉器文化史、玉器艺术发展史的缩影。

  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所藏的中国玉器不仅数量大,而且精品多。殷志强介绍了许多藏品,其中有件龟背形玉佩给我印象最深。这件龟背形玉佩为椭圆形,正中起宽带状十字脊,玉器表面纹样可划分为四个区,四个区均饰以谷纹,且分布对称。十字横两侧各钻有双孔,这主要是便于主人佩带。国内这类考古出土的玉器可见于山西省太原市金胜村的晋卿赵氏墓、湖北省丹江口市吉家院墓地,以及江苏省无锡市的鸿山越国贵族墓等处此类玉器。殷先生强调,美国的这件龟背形玉佩正面的纹样以及雕刻风格应该更接近于晋卿的赵氏墓地玉器。如果是这样,这件玉佩当为春秋晚期玉器。

  和笔者谈起在美国访玉,殷志强十分感慨,他说美国藏家十分爱好收藏中国的玉器,而且他们好多还是出色的企业家,同时也是艺术收藏家,还是慈善家。他们既收藏玉器,又收藏与玉器同一时代的其他文物,或与其他文物比照,因而这些人收藏的中国早期的玉器比较精彩。美国收藏者为了收藏好中国玉器,还深入中国旅行,并尽可能接触中国玉器的原产地、聚散地,尽量掌握第一手材料。这种收藏方法,不仅避免了盲目收藏,而且能寻找到中国玉器的艺术风格、特征和玉器艺术的真谛。因此,美国收藏家手中的中国玉器赝品少,从而保证了精品多和真品多。殷志强还告诉笔者,美国收藏家收藏中国玉器还有个有趣的特点,那就是家族收藏,不少重要的中国玉器的积累都是花费了全家人或者两代人的心血。而且对于收藏品的最终归属都是捐赠给自己的国家,所以我们今天才能有幸看到这么多保存完好、这么精美的中国玉器。

  “毛泽东赠尼克松玉”的故事

  采访中,殷志强还向笔者披露了一段中美两国领导人之间赠送玉的趣事。那就是当年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国政府赠送给前来中国访问的尼克松总统及美国政府玉的故事。

  1972年,中美两国在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一件重大的历史事件,那就是美国总统尼克松对中国进行了历史性的访问。当年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国政府将一件精美的活链玉瓶作为珍贵的国礼赠送给了尼克松总统。这件活链玉瓶并非一件简单的现代玉器,而是体现着当代中国最高玉器雕琢的工艺水平。选中这件玉器作为国礼,不仅体现了中国领导人对中美关系的高度关注,也寄托着中国领导人对中美两国人民对中美两国关系发展前景的良好期许和祝愿。因为玉瓶的“瓶”,与平安之“平”谐音,活链系着玉瓶,意味着平安长久、健康发展之意,又具连绵不断、千年不朽之意,可谓寓意深长。

  殷志强感慨道:“40年来的中美关系发展表明,当年中国领导人以活链玉瓶表达中美关系的愿景,是多么地含蓄、贴切,又是多么地意味深长,多么地远见卓识,这与《时代周刊》称尼克松总统的中国之行是‘冒险之旅’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同时也说明中美两国的文化差异,更说明中国玉文化、儒家文化的博大精深。”

  殷志强在美国华盛顿国家历史博物馆总统特别展览中就见到了这件精美的活链玉瓶。这是件新疆和田青白玉雕琢而成的活链玉瓶,因为我们以前谁也没有见到过这件玉瓶,所以殷先生特地为笔者进行了一番描述。总统特别展览上,除了这件中国政府赠送的活链玉瓶外,还附有当年出版的《时代周刊》封面图片,以此来说明1972年尼克松总统对中国进行历史性访问的重要意义。这件当年中国政府赠送给美国政府的活链玉瓶现在是美国国家档案馆的藏品。殷先生说:“美国博物馆对一件当代中国玉瓶,赋予如此重要的意义,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不能不说明美国政界、学术界对中国玉器在中国人、美国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有深刻的理解,谱写了中国玉器在中国外交史上的新篇章。”

相关图集